“抠门教授”45元单车骑25年、捐款近70万…


近日,广州中医药大学关心下一代助学基金收到一笔20万元的捐款。这笔捐款来自该校83岁的退休教授肖鑫和,熟悉他的人常常笑称他为“抠门教授”。

肖鑫和教授是一名老共产党员,1965年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广州中医药大学前身)本科医疗系六年制,现任广州中医药大学关工委副主任,兼任广州市老年干部大学教授,具有高校教师、中医师、中药师资格。

“没有党和政府,就没有我的今天!如今生活好了,我要把受助再助人的接力棒接过来、传下去!”

对自己“抠”到极致,对别人却豪爽大方。肖鑫和省吃俭用,把自己多年来的课酬、看病的诊金以及存在银行的利息,加上退休工资的6%,定期拿出来作为助学基金捐赠给广州中医药大学关心下一代助学金。

走过艰苦岁月的他,懂得厉行节约、回报社会,这也是他坚持捐助助学基金,为贫困学生解决困难的初衷。

家住通州区梨园镇的石渊今年36岁,平时身体不错,很少去医院。但去年的一次急诊经历让他意识到,家附近有大医院真的很方便。

未来,副中心医疗将逐步建立以北京友谊医院、人民医院、潞河医院和东直门医院通州院区4家三级医院为龙头单位的片区制医联体,覆盖通州906平方公里土地和150多万居民。同时,紧密型医联体,以及儿科、康复科、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专科医联体建设也正在推进中。

1965年7月毕业后,肖鑫和被分配到广东省卫生厅慢病处,报到后立即去肇庆地区新兴县开展工作,这一干就干了19年。

“呼气、吸气,抬腿、转身……”在肖鑫和的工作室里,他为患者和记者演示了治疗鼻炎、颈椎病、腰椎病的养生操,15分钟操练下来,83岁的他仍旧气定神闲。

“起初,学校生活特别好,鸡粥、蛋糕、肉包、鱼……伙食国家全包。但是过了几个月,经济困难导致我们只能吃小球藻、米饭、甘蔗渣,有些同学水肿了,常常吃不饱。”

“通州也有了三甲医院”

3 新京报:未来你最期待看到的变化是什么?

石渊注意到,儿研所也要在通州建立分院了。“以往带孩子去城里的儿研所,那条路特别堵,大家排队进停车场。往往是妻子都挂上号了,我还没停上车呢。未来通州迎来儿研所,如果孩子要看病,就诊也会更方便。”

正是这位对自己“锱铢必较”的老教授,已经累计向学校关心下一代助学基金捐款19次,总额达到677390元。

此外,在大学求学期间,邓铁涛等国医大师、广东省名老中医曾为他授课,也让他受到了熏陶教育。他逐渐形成了“奋斗不息,一生奉献”的价值追求:“我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奉献、学习、奋斗,然后是健康,最后是快乐。”

“美好的歌,雅若花,多似河,我要引吭高歌——我爱医疗,因为能从病魔手中,夺回无数宝贵的生命,做一名英雄的生命的卫士;我爱教学,因为我们的下一代,将在知识跑道上接力,做一个具有双重意义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爱科研,因为能在茫茫的科学大海中,探索生命的奥秘,做一个无产阶级的医学界……”

一生见证学校与中医药事业蓬勃发展

随着副中心建设拉开大幕,越来越多的大医院在通州落户。2019年底,东直门医院通州院区二期大楼投入使用,东直门医院主体东迁也随之启动。

1959年,肖鑫和进入广州中医学院学习的时候,是学校的第四届学生。当时学校建设刚起步,校园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教学大楼,学生宿舍、饭堂、教室、大礼堂都在简陋的竹棚大平房里。

片区制医联体将逐步建立

手术后,石渊恢复得不错,不到一周就出院了。

石渊:现在很关注今后孩子的教育和升学问题,希望家门口能有更多好的教育资源。

步入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石渊切实感受到就医便利的重要性,幸运的是,一座座知名医院正在“排队”落户通州。

目前永顺、宋庄、徐辛庄、潞城及甘棠等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成为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区域医联体第一批成员单位。通过医联体,友谊医院将在双向转诊、危急重症救治、业务培训、大型检查、辅助检查、信息化等方面与医联体成员单位开展合作对接。

“我这款‘杂牌’自行车以45块钱买来,已经骑了25年了!坏了就修一下继续用,这么多年修理费花了100多块。”

7月10日,记者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见到这位精神矍铄、衣着朴素的老人,他正铆足了劲踏着一辆略带锈迹的自行车穿行于校园。

家园中心试点建设今年启动

通州的休闲文化环境也在悄然变化。去年,北运河通州城市段旅游通航,其他区的游客慕名而来。今年秋天,副中心城市绿心也将开园,为通州居民新添一座“绿色氧吧”。

把扶危救困的接力棒接起来、传下去

他告诉记者,自己不但通过运动健身和规律作息确保身体健康,还主动承担着一定的工作量。如今,他每天都花半天时间出诊,日均接诊6个病人,“在我看来,工作就是延年益寿”。

“自从‘广州中医学院’改为‘广州中医药大学’之后,学校发展越来越快了。”他表示,学校教学大楼拔地而起,附属医院新修扩建,大学城校区也建成规模,很多仪器、设备配备齐全,师资队伍持续扩大。

去年11月的一天,石渊突然感到肚子剧痛。“之前通州没有三甲医院,我曾经在一家普通医院看过腹痛的问题。医生说我有胆结石,但是问题不大,平时注意一点就行,也没开药,结果这回就严重了。当时我想在家挺一会儿吧,结果疼痛一点没有缓解。我浑身直出虚汗,一床被子都湿透了。”妻子看情况紧急,马上开车带他去了友谊医院通州院区。

“我每次去饭堂吃饭都控制在六七块钱,从未超出过七块,去餐厅吃剩的饭菜会打包回来放进冰箱,有时候会吃个两三天。”

“我的所有一切都是党、国家、政府、母校、老师给予的,我必须尽心、尽责、尽力回报。”这是肖鑫和教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北京中心城区的优质医疗资源有序向通州转移,给通州居民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而优质医疗资源的聚集,正是副中心建设带动民生问题改善的缩影。随着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加速建设,通州百姓正享受到更多的民生福利。

肖鑫和教授表示,爱国民主人士、著名教育家王鼎新对自己的奋斗观产生了深远影响,王鼎新曾作为初中校长为他题写毕业励言“把你的青春献给祖国吧!鑫和同学留念”,这大大激发了他的报国之志。

“教育”是众多家庭关注的头等大事,今年,北京学校、景山学校通州校区将建成。备受瞩目的北京学校项目是北京市教委直属的12年一贯制公立学校,通过引进优质教育资源,为副中心市民提供教育保障。中学部及共享区计划今年12月底全部完工。

石渊:我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感觉身上的责任也更重了。

2 新京报:你觉得这五年来北京发生了哪些变化?

曾经通州没有三甲医院,居民就医多有不便。2019年6月19日,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在经过半年的试运行后正式开诊,是城市副中心第一家三甲综合医院。2019年底,东直门医院通州院区二期大楼投入使用,东直门医院主体东迁也随之启动。未来,副中心医疗将逐步建立以北京友谊医院、人民医院、潞河医院和东直门医院通州院区4家三级医院为龙头单位的片区制医联体。

1 新京报:过去五年,在你身上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19年后,由于广州中医药大学开设气功教研室,肖鑫和又回到阔别已久的学校,专注教学和临床工作,直到退休后还坚持出诊,依然奋战在医疗一线。

“从我家到东直门医院,走路不过三五分钟,过了马路就是。如果将来父母搬来同住,也不用为就医发愁。”前不久,石渊的女儿发烧了,他带着女儿到东直门医院儿科就诊,舒适的就诊环境让他觉得眼前一亮。“现在的儿科候诊区是独立的,里面有假山树木等布景,有点像私立医院的环境。座椅设置得像一棵大树,大家可以围坐其间,孩子很喜欢这个氛围,候诊时比较放松。”

不仅自己捐款,他还发动社会的企业和个人向学校关心下一代助学金捐款,据统计,由他发动的捐赠总额已达到762566.32元。

城市副中心规划36个家园中心,将在每个街区设置一处家园中心,将部分公共设施适当集中设置,就近满足居民的居住、教育、文化、医疗、休闲等需求。北京城市副中心管委会副主任胡九龙说,今年副中心将启动家园中心试点建设,首个试点位于中仓街道,计划将一个废弃锅炉房进行改造,融入养老、教育、休闲等公共服务。

石渊是2011年在通州买房的,当时的他不过27岁,就医问题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久后,妻子怀孕了需要建档,他们这才注意到,通州没有三甲医院。“当时我去通州几家医院‘考察’过,感觉环境一般。我和妻子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在大医院生产。由于我在亦庄上班,我们就在位于亦庄的同仁医院南区建了档。”

原来,肖鑫和当年也是一名贫困学生,对于贫困有着切身的体会。

“我用半辈子亲历、见证了学校的发展和中医药事业的蓬勃,我还将一直奋斗到生命的尽头”。

说起自己的“抠门史”,真是“一匹布那么长”,肖鑫和告诉记者,身上的衣服一穿就是几十年,除非迫不得已,不然绝不换新的。

大学毕业前,肖鑫和在黑板报的宣传栏上写了一首《志愿之歌》,他把一生志向浓缩在这首长诗当中。回首半个世纪的中医医学生涯,他说,“我的一生,都在尽力把医疗、教学和科研这三者融为一体。”

为了避开早高峰,石渊和妻子每次去产检时都要6点出发,开车走高速来到50公里以外的医院。“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开四五十分钟,当时确实不是很方便。”

优质医疗资源的聚集,是副中心建设带动民生问题改善的缩影。目前,副中心控规落地已顺利开局,提高了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配置标准。随着一些大项目陆续竣工,通州居民今年就能看到“成效”。

今年年底,北大人民医院通州院区将竣工投用,届时副中心将再添一所三甲综合医院,它将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大厂县、三河市、天津市武清区等区域的医疗核心。北京安贞医院通州院区已经在宋庄镇开工,预计2024年12月竣工。院区编制床位1500张,将打造以心肺血管疾病为特色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首儿所通州院区也选址在城市副中心,将按照“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的标准来建设。

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去年6月正式开诊,是城市副中心第一家三甲综合医院。不到15分钟,石渊就赶到了医院急诊科。做CT、验血……一系列检查过后,医生诊断石渊为胆结石造成胆管堵塞,胆汁流入胰腺,导致急性胰腺炎。“我当天就做了个小手术,把胆汁引到体外,然后住了院。”

去大医院不过三五分钟

回忆起刚入学的往事,肖鑫和不由得感慨,“还好,这个艰苦的时期很快过去了。回想起来,现在我们很幸福,应该好好珍惜。”

石渊病情稳定后仍然需要做个微创手术,“要是以往,肯定去城里大医院做手术。但如今通州也有了三甲医院,就决定继续在友谊医院通州院区治疗。”石渊说,通州院区是新医院,不仅环境好,设施设备也新,“在这里手术住院离家近,妻子照顾我也方便一些。”

石渊:我体会较深的是通州的变化。我住在梨园,这里马上建成环球影城主题公园了。我们平常在附近吃饭,看到过山车的雏形已经出来了,孩子们都很期待。这么知名的主题公园就建在了“家门口”,等开园后我也要带孩子们去玩。另外就是交通上的变化,以往只有八通线能到通州,现在6号线二期,八通线也延长了。我虽然经常开车,但是偶尔看到家附近多了地铁站口,也感觉将来出行方式会更加多元。如果限行的话,绿色出行也挺方便的。今年广渠路东延就要建成通车了,将来我们开车去城里也会更加便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