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留澳中国学生聚餐被罚5万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 欢迎发送邮件至 398879136@qq.com 电话:13826579603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青年

创业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2月10日,公交车停摆在汉口火车站附近的一处公交停车场上。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成都悠方购物中心给予商户22天租金减半优惠后,推出了“云逛街”服务——将所有商户的微信群二维码按所在楼层分类整理后发布,同时成立全品牌的线上购物大群。“喜欢的姐姐快快秒起来吧!”“这次秒杀只在疫情期间做,欢迎支持!”在该购物中心某商户微信群里,店员不断发布模特身着品牌服装的照片。短短三四个小时,这个仅有一百多人的微信群就成交了十多单。

方方: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当有人告诉我,很多人在读我的日记时,我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要读这种东西呢?像“追剧”一样,我完全意想不到。多年来,我一直是一个拥有小众读者的作家,我觉得这样子就很好了。一个作家有一批忠实的读者,是非常幸运的。我已经习惯这么多人,而且觉得足够了。一时间根本不适应这么多人阅读。说老实话,我感到有点恐怖。到现在,我仍然还没有习惯。

在武汉生活了六十多年,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我的线人

草地:“封城”之初,您也让女儿自我隔离了一段时间。谈一下疫情和您个人生活的关联,这种关联对写日记有直接推动作用吗?

方方:我每天都是晚上写,这毕竟跟写小说不一样。对于我这样的职业作家,写一两千字的随手记录也不算难。写一点,就起来去做点家务,有时去吃点东西。又看看微信上有什么,跟同学和朋友聊一下天,就差不多了。开始写的时候,闲扯得多一些,后来读者多了,我也会做一些资料收集,希望这份记录有一些更结实的内容,所以找医生了解情况也比较勤了一些。

草地:听说日记已经有几千万的浏览量,产生这么强烈的社会反响的原因是什么?

草地:不同的人评论同一件事的视角也会不一样。如果把《武汉封城日记》定义为一篇篇评论,那么您发表评论的标准是什么?这些标准和您自身的经历、思考有哪些关联?

2月17日拍摄的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草地:有读者说,日记应该以细腻的笔触记录事实,而不应该急于发表见解与评论。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第一眼看到“封城”的消息时,并没有想到要记录

方方:一开始就只是想记录一下封城的生活,也没打算天天记。到后来,突然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都在看,而且很多人转,有人说一大早起来,首先看我的日记。这让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而且也深感荣幸。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读。这样就一直记下去了。

方方:我根本不管留言。大多都没有时间看。我是请“二湘”替我转发,其他的事我一概不问。有时候,她也会转给我一些。说我“闭门造车”者,不懂得世界已经是什么样子,而且也不懂得网络有多大、有多方便。通过网络可以找到无数人采访,人们也通过网络来回复我。如果有人告诉我“三阳路”有个人怎样了,我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三阳路”的样子。在外地的人,难以想象这一点。我从来不回复留言,因为我也只能像其他人一样看“二湘”的微信,我回复不了。这份日记,我会一直写到“封城”结束。

方方:疫情后,应该会出书,已有多家出版社来联系。我也早与出版社商量过,跟同事谈过这个计划:这本书的所有稿酬将全部捐出来。具体定向也有了,只是怎么操作,还没有想好。要跟我的朋友们商量,以及向专业人员请教。

“‘宅生活’催热了‘无接触购物’,在成都地区,零售企业都在尝试互联网打法,前期效果显而易见。”成都市零售商协会秘书长欧建瓴表示,开通成熟的线上平台需要经历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传统零售企业面临人才和技术两方面的挑战,同时制定策略时还不能忽视线上购物所增加的物流成本。

草地:您和“小编”会认真看和筛选每位读者给您的留言吗?比如有读者说您的日记“最接近真相”,但是也有声音认为您“闭门造车”。会一直写下去吗?

方方近照。受访者提供

草地:作为一名作家,面对重大的社会事件,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和方式介入?

日前方方在武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准备给它取名为《武汉封城日记》。在武汉,那粒灰落在个人头上时,就是一座山。”

1月24日是除夕,湖北省武汉市汉秀剧场的外墙打出“武汉加油”字样。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方方:没有。因为微博这地方,本来就是闲扯的,也不用打草稿,直接在那个小框框里写,我觉得很舒服,也很随意。所以一开始就是想到哪,写到哪。现在也是如此,只是对疫情的进展增加了一些专业人士的说法。直到现在,我也还是闲扯的方式。

方方:都是以前认识的医生。平时倒也往来不多。因为想打听疫情进展情况,所以经常找他们。具体是有三四个人吧。从不同角度给我信息。他们也很忙,但对我的提问,还是尽可能回答。不暴露他们的身份,是不愿意打扰到他们。

方方:这到底不是评论,日记里有很多扯家常的事。有些是纯粹我自己需要的事件记录。我的议论自然是就事论事。没有什么标准,就是我自己心里所想的,是自然的流露。当然,也是与我自身的经历和我日常的价值观相关。一个人的价值取向,以及个人气质和品格,是在这样的文章中最容易显示出来的。

成都西部鞋都商业运营中心负责人唐菲介绍,基于直播的“无接触购物”已成为疫情期间零售企业自救的重要渠道。成都西部鞋都去年10月成立了直播基地,开设了17个直播间,以往该公司一位主播日平均“带货量”在300至400单,当前这一数据已增加到900至1500单。

方方:武汉封城,也的确是我平生遇到过的最大事情。我只是按照我一向的立场和眼光来看问题。我只按我自己心里的内容去写,就足够了。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不用考虑别人应该怎样。

因著有多篇以湖北武汉为背景的小说《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以及被改编成影视剧的《桃花灿烂》《万箭穿心》等,此次她以本土作家身份连续在网络发声而形成的“日记”被更多人关注和传播。

方方:持这样的看法,是他们把日记当成小清新散文来读了。这就是日记,是每日一记。它不是“作”出来的,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是以我手写我心。它不需要过度去琢磨语言,用我自己习惯的表达方式去写就行了。我不会用轻薄的语言来写自己的日记。我不是文青,我是职业作家。同样,我也不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这就是个人角度的个人记录,更多的是个人对此事件的感受,所记录的也很多是个人事情。而且我也不需要全面。我只需要没有大错就行了。我和记者不同的是,我对武汉这座城市更为熟悉,几乎熟悉它的一切,而我认识的人在这座城市里可以说是无处不在。他们都生活在武汉这座城市深处。实际上,我了解起武汉人真实的生活,应该比记者更方便。在网络发达的今天,怎么会有人认为不亲临一线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呢?我在武汉生活了六十多年,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我的线人。而网上,有文字、有视频、有音频,对我来说,是很容易判断真伪的。

草地:日记中经常提到“医生朋友”,大家都很好奇,这样的“医生朋友”有几位?能不能描述一下他(们)?

草地:为什么用“日记”的方式来记录和跟踪疫情?这么长时间以来,推动您坚持每天写日记的动力是什么?

我一直是一个拥有小众读者的作家,一时间不适应这么多人阅读

这位在超市工作四年的小伙介绍,目前他们在成都的门店平均每天会接上百单,虽然单数不如线下,但“宅”在家中的市民为了减少取货次数,“每个单的量都非常大”。

“此次疫情将会成为商业零售业重整再出发的一个机遇点,大浪淘沙,行业门槛会进一步加高。而食品安全、公共卫生、配套设施等方面也会迎来新的升级。”戴德梁行中国区商业地产董事总经理甄士奇指出,近年不少实体零售企业在电商冲击下已经开拓线上渠道,此次疫情将进一步加大零售品牌对线上渠道的拓展和优化提升,与线下渠道进一步融合,实现灵活切换。

《武汉封城日记》写作的初衷是什么,写作的过程是怎样的,所记录事件的消息源来自哪里?

草地:疫情之后,您的书会出版吗,您有什么打算?

方方:我女儿去日本旅游,走之前,跟她父亲一起吃了饭。结果她回来的时候,她父亲一直发低烧,有可能被感染。而我女儿觉得自己也有点感冒,所以我很紧张,担心她被感染。同时,我自己元月中上旬,曾经三次去过医院,两次没戴口罩,我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也不知道。所以,我跟我女儿商量好,让她先隔离起来。实际上,我一个人在家,也相当于隔离。22日夜晚我去机场接她,飞机还晚点,我们一路都戴口罩,以避免相互感染。送她去她的住处,我再回家,中途加了汽油,到家时,已经一点左右,开电脑,很快就看到“封城”的信息。当时并没有想到过记录。

成都西部鞋都的一场直播中,一位戴着口罩的男主播双手捧着一只黑色女靴站在货架旁,不时把靴子凑到镜头前展示细节。“一名业绩出色的主播,既要了解自己的产品,有良好的应变能力,又要有高情商,这样才能‘接住’消费者突然抛出的问题。”成都西部鞋都直播基地负责人周帅说,成都西部鞋都计划培养30名以上自有主播,现正筹备线上面试以满足用人需求。

草地:对于日记的风格,一开始有没有规划?还是写作的过程中逐渐清晰?

从1月25日至今,方方的“日记”共发布约36篇,累计超过六万字,以“日记”的形式记录“封城”之下的城市面貌和这里的人物故事,并涉及大量与武汉相关的消息、新闻。

云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罗美娟表示,此次疫情期间传统零售业虽然短期受挫,但商家抓住这难得的用较低推广成本培养线上客户的机遇,苦练内功,亦可化“危”为“机”。(完)

草地:您早前也当过记者,请问日记中所陈述的内容,其消息源来自哪里?比如官方发布、媒体报道、自媒体文章、“医生朋友”等。有读者说,您并没有亲临一线采访或调研,会不会担心自己当下所掌握的信息不够全面,或者不足以把握疫情的全貌?

草地:每次写日记多长时间,一气呵成吗?写作的时候是种什么状态?

方方:我的信息是综合性的,我也每天看疫情进展情况。找医生朋友询问,还有同事同学邻居们的聊天。还有身边人及亲属发生的事。我只是个人记录,不需要把握疫情全貌,如果有人想通过我来把握疫情全貌,那是他自己犯傻。

方方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副刊记者专访,谈及她“封城”中的个人感想,和“日记”写作背后的点滴。

伊藤洋华堂线上卖菜、万象城试水直播卖货、成都王府井百货线上商城销售额1月1日至2月11日同比增长778%……面对疫情期间线下客流量断崖式滑落,不少传统零售企业主动求变,将目光瞄准“宅一族”,携手品牌方将销售“主战场”切换至线上平台。

成都王府井百货开通线上商城已有4年,其电商模式已较为成熟。疫情发生后成都王府井百货迅速将销售重心转移到网上,在线上商城之外系统性地组织了多个类别的微信购物群、抖音直播间,50名客服在线为顾客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