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自曝7月曾流产我和哈里失去了第二个孩子


梅根自曝7月曾流产:我和哈里失去了第二个孩子

海外网11月25日电 据英国天空新闻网等媒体消息,美国女演员梅根在《纽约时报》25日的一篇文章中透露,她在7月份流产,和丈夫哈里失去了他们尚未出生的第二个孩子。

“我们不希望有争拗或暴力场面发生。”他说,他们去年11月在九龙塘清理堵路的杂物时,曾遭遇数十名投掷砖头和汽油弹的学生挑衅。情绪都十分激动的双方在桥上相遇并对峙,各有六七十人。

他介绍,每次行动前都要仔细评估所需人力和时间,据此招募合适数量的义工。他们试过一次出动300人清理大埔一条贴满非法文宣的“连侬隧道”,但更多时候以数人、数十人的小队行动,争取在十几分钟乃至几分钟内完成一个地点的清理。这样,即使被黑暴分子发现,之后叫了大批人来,清理活动已经结束,清洁人员已就地而散。

为了避免意外情况,高松杰都要求义工选择不能伤人的清洁工具,也注意挑选情绪平和的义工参与,并传授经验,告诉义工堵路及暴乱冲突期间都不要去做清除工作,以保证安全。

被“起底”恶搞多了,高松杰竟慢慢习惯了,选择不理会,因为他发现,那些针对他的人,“最怕的是你不理他。你理直气壮,他就没办法了”。

义工高松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8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随着清洁活动的照片和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高松杰发现,很多人与他有着同样的义愤,越来越多人留言表示想要加入。这一活动发展成每逢周末都进行,参与者从最初的6人逐渐增加至超过600人,下至五六岁、上至七八十岁,从事各行各业,还有几名在香港工作生活的外国人。

高松杰口中的“正事”,包括每周末都进行、已经坚持了整整一年的“青年快闪社区清洁大行动”。

相比辱骂挑衅,他们遇到更多的是市民的“赞”。去年在太子警署附近一次清洁活动中,不少长者上前对他们表示感谢,让高松杰备受鼓舞。这成为他坚持社区清洁行动的动力。

去年9月至11月对他“起底”最严重的时候,有人用他的个人资料订酒店、叫外卖、申请贷款、登记捐献器官,打电话骚扰他的家人、同事,甚至恐吓他“小心过不了明天”、在电话里跟他说“这是你最后一个中秋节啦”……

为进一步降低企业转贷成本及提升业务效率,转贷中心完成资料复核并经过公示后,合作机构进行线上竞价,最终由广州地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0.05%/日的利率竞得首笔转贷业务。

越来越多人关注,也让这项活动成为暴徒攻击的目标。高松杰记得,最厉害的时候,“青年快闪社区清洁大行动”的“脸书”主页下每天有数千乃至上万条留言攻击。

广州市企业转贷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转贷中心”)自6月1日正式揭牌成立以来,按照中央、省、市决策部署和金融监管机构工作要求,发挥平台优势,抓实抓细相关工作,用优质金融服务助力决胜抗疫、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为了实现“快闪”清洁,高松杰四处寻觅好用的清洁剂,自制各种工具,还不断总结针对不同张贴品和涂鸦的不同清理方法,制作成视频发布在社交媒体,供义工参考。

去年8月中旬,他发起第一次社区清洁活动,与5名义工朋友一起在深水埗清理非法张贴反中乱港文宣的“连侬墙”。那天大雨滂沱,他们坚持按原计划行动,并把照片和视频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网友关注。

从企业向合作银行提出业务申请,到转贷中心复核资料、项目公示,再到合作机构进行线上竞价,最后到转贷中心运营方广州金融发展服务中心与合作机构与资金使用企业完成《资金使用协议》的签署,转贷业务全流程均可通过线上完成,竞价系统自动展示竞价结果、精准匹配,全程公开透明、公平公证,企业足不出户即可低成本、高效便捷地享受转贷服务。(完)

在高松杰看来,这就是最让人感动的“香港精神”——一人出一份力,守护修复香港这个大家共同的家。

当地时间2019年5月8日,英国哈里王子和梅根夫妇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在温莎城堡的圣乔治大厅合影。5月6日37岁的英国苏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顺利产下一名男婴,这是她与哈里王子的第一个孩子。

为了避免清洁活动受暴徒干扰,确保义工安全,他们不会公开预告活动,只会在事后将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清洁活动通常选择天蒙蒙亮时,以“快闪”形式进行。高松杰称之为“破晓行动”。

面对撕裂的社会氛围,他认为,硬碰硬的直接冲突只会让撕裂加剧,他希望义工行动以文明、非暴力的方式,让市民看到“我们只是想清洁社区,让道路通畅”。

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后,高松杰发现,非法张贴的反中乱港文宣明显减少,社区清洁的活越来越少。他打算为义工活动加入新内容,包括关心帮助因参与暴力违法行为而入狱的青年及其家人。

遇到有人上前辱骂,哪怕是骂到自己母亲,高松杰也会笑脸相对,和气地讲道理,或者只是回一句“多谢”。“他们就是来挑衅你,让不愉快的场面出现。你生气就中计了。”他笑道。

“我做的是正事。他们越是欺负、抹黑我,我越要坚持做。”

回想起过去一年间数十次的社区清洁活动,高松杰印象最深的是在九龙塘的一幕:他与12名义工清理路障的场面被电视台直播,不少市民看到直播后赶来加入,最终这个原本13人的义工队伍壮大至约300人。

“之前我们是修复香港,现在要修复人心,尤其是青年的心。”

“这是我最想见到的。”他说。(参与采写:林宁、万后德、梁嘉骏、曹槟)

据了解,此次首笔转贷服务受益的企业,是广州市海珠区一家贸易企业,其主营业务为向众多知名餐饮企业供应各种名牌中西餐调味料、饼房原材料。企业负责人通过原贷款银行交通银行五羊支行了解广州市企业转贷服务具体情况后申请使用转贷服务并提交相应资料。

义工高松杰人称“高Sir”,在香港颇有名气。用他自己的话说,“上街个个都认识我,尤其是对方的人”。

回忆当时的场面,高松杰双臂大大向两边张开,做了个把双方都同时推开的动作,“我唯有叫我方的人不要冲动,否则好事变坏事”。

像高松杰这样高调反对暴乱的人,几乎每周都会在“起底群”里被恶意透露个人资料、抹黑恶搞。

所谓“对方的人”,通常通过社交软件各“起底群”认识高松杰。“修例风波”以来,仅在即时通信软件“电报”里就活跃着二十来个这样的群,每个群平均有六七万成员。

高松杰说,那些文宣内容不正确,散播仇恨,让街坊看见会带来很负面的感觉,还会教坏小朋友,也让游客觉得香港乌烟瘴气。“我很气愤。为什么香港会变成这样?”

“我对那些老人家承诺,香港交给我们来守护。上一代给我们这么好一个家,我们有责任和使命守护好。”

在这篇题为《我们的损失》的评论文章中,她在7月的某一天早晨照顾儿子时突然肚子剧痛,马上意识到要失去孩子了。“当我抱着我的第一个孩子时,我知道我将失去第二个孩子。”梅根称,几个小时后,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握着丈夫哈里的手,两个人都落泪了。“失去一个孩子意味着要承受几乎无法承受的悲痛,很多人都经历过,但很少有人谈论。”

高松杰发起这项活动是出于义愤。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仔”,他不愿看到原本文明美丽的城市到处张贴煽动暴力、散播谣言、诬蔑政府、抹黑警察的文宣。

义工高松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8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哈里与美国女演员梅根2018年5月成婚,育有一子。2020年1月,哈里夫妇对外宣布,将从英国王室“隐退”,同时寻求经济独立,并将生活重心移至北美。卸下英国王室高级成员身份后,哈里一家暂居加拿大。3月底,哈里夫妇从加拿大移居美国洛杉矶,开启脱离英国王室后独立的新生活。4月1日起,哈里夫妇不再履行英国王室成员职责。(海外网 张霓)